男人应该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当姜文的观众太

2019-11-02 作者:最新娱乐   |   浏览(97)

        走进电影院前,对姜文知之甚少,印象中的让子弹飞也只是稍有耳闻,没欣赏过。我曾经想过如果我对他与他的作品更了解,或许对这部电影的理解会更深刻。但是稍微转向一想,这部电影或许不了解才能看到它最特别的地方。

《一步之遥》继续了姜文的一贯风格,影片情节多、信息量大、场面大、语言幽默........。但是,网上的差评也多。有的人说要姜文还电影票钱,有的人说自己看不到15分钟就出去了。不过在我看来,姜文的作品怎么样也不至于到达那种地步。那些说电影如何如何差的人是真的过分了。
 影片结构严谨,情节合理,是一部写实的作品。所用的手法大胆,也可以说是一种创新吧!但这部作品有一个特别明显的缺陷,影片缺乏一个成功的主人公,没有升华一个主题。观众看完之后,心里乱糟糟的,不知道要崇拜什么、要警惕什么、要记住什么。譬如说电影《指环王》,影片也有好多主人公,但影片把每个主人公的性格、使命、经过都描写的很成功,或者说是很到位。还有《阿甘正传》,观众可以从中感悟人生。但是《一步之遥》却没有,它不像《让子弹飞》,后者让我们看到一个英雄为了公平而机智勇敢的斗争。其实,一部艺术作品如果缺乏情怀的升华,会显得特别的空洞。
但是,《一步之遥》真的没有一个主题吗?
在《一步之遥》中,姜文会不会就是想利用丑陋的和一成不变的绝望的现实世界来表达一个这样的思想——男人应该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
他——姜文,是不是就是想表达这样一层意思——男人应该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
影片的开头介绍了马走日——这位主人公的来历以及他的足智多谋以及取得的成就——一个拥有广泛资源的上流社会的足智多谋者。之后的影片继续发展,引出了完颜这一女主人公。完颜对马走日的爱表达的很清楚——可以付出生命。但是马走日却拒绝娶她,影片没有表达拒绝的理由。拒绝之后发展出枪毙马走日这一剧情,继而引出下一个女主人公武六对马走日的爱。在这些剧情中,大量的描写现实社会的丑恶。这些描写有点像《肖申克的救赎》,只不过在《肖申克的救赎》里主人公是活着离开的。《一步之遥》里马走日是选择了死亡来离开(也是另一种救赎吧!)。所以说,姜文是不是想说——当爱来了就坦然接受吧!不然要遭报应的!
世界每天都发生着变化,但回首的时候却发现是不曾有过改变的。一部部电影上演着,不同的只是里面的导演、编剧和演员而已。丑陋的还会继续丑陋下去,卑鄙的还在继续表演卑鄙的手法。人生在世,只有爱,才是最真实的、可以超越一切的。所以马走日选择了自我的救赎,他曾经对不起一个女人,他不想再对不起一个爱他的女人了,所以他选择了那个日本武士道里讲的那个儿子一样去救另一个人——这就是爱。
人生不完美,因为不能按自己的剧本演戏,因为无法决定别人,因为真作假时假亦真,假作真时真亦假。或许,真的别想太多,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的才男人。

深夜的影院,被姜文的大杂烩兜头一浇,我被烫得龇牙咧嘴,却无法甘之如饴。在回家的路上,还因为《一步之遥》是不是一部好电影和男朋友吵了一架。男朋友很享受这光鲜亮丽的大杂烩,说有种荒诞不经的美,有点博尔赫斯小说的味道,我越发气急败坏,难道愚钝如我,又没有破译姜文的密码?难道我就是姜文口中被惯坏了的中国电影观众?

     我们常常把自己的思维捆绑起来,做着非常惯性的思考。比如当我们听到一个人分手了,总是先想到他一定很难过,悲伤总是环绕着他,却没想到他很认真和努力,总结恋情里的得与失,收拾最美好的回忆,笑对更美好的生活;一如一提到电影,就必须有主线,就必须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就一定不能断断续续,导致观众进入不了电影的世界。其实不然,谁说没有主线不明确的电影就称不上好电影,谁说情节平平稳稳就称不上好电影,谁说让观众不断从电影里抽离就称不上好电影,一步之遥就是!

冷静想了想,故事大体是完整的,情节也十分简单,不存在漏掉什么线索的问题。完颜英爱马走日,完颜英死了;马走日亡命天涯,又因无法忍受坊间对完颜的肆意羞辱和消费而自投罗网;武六爱马走日,费尽心血要营救他,但马走日那点执念让武六的计划泡汤;马走日和武六"私奔",马走日迎来了一个堂吉柯德式的结局,当然死前也没忘了夫子自道,卯足了劲要蹦出一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金句,足显一个如今正为社会中坚的中年男人的才情趣味。

     两个半小时的电影,我没找到一条贯穿故事前后的主线。主题非常不明确,每一段故事讲的好好的就突然抽离,还穿插各种无声影片,各种幻想,各种跳跃。这让许许多多的影迷失去了兴趣,因为这违背了多少年人们一贯喜欢电影的套路。翻身一想,姜文是在提醒观影者,你是这个世界外的人,你的判断和思维不能带着影片里的悲与欢。抽离,可以让你重新审视一切,可以让你自由思想,可以让你不被外界压力左右,这是最好的思考方式。

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有关爱情、权力、金钱、人心。一个简单的故事,姜文炫耀式地塞进了他要给观众灌输的一切:教父,了不起的盖茨比,百老汇,红磨坊,纪录片、默片、文明戏、歌剧。三两句话就能说完的情节,姜文要让足够多的人物出场,以实现他自鸣得意的政治隐喻和讽刺。勤劳的观众又开始了猜谜的游戏,每一个人物的出场,是不是姜文在歌颂或讽刺某种世道人心?每一个不经意的细节,是不是隐藏着姜文无声的呐喊?每一个违和的转折,是否都蕴含着姜文的奇思妙想?以及每一句用力过猛的台词,姜文也许别有深意?

     接下来是内容,片名叫一步之遥。让我们来看看有多少个一步之遥。首先,是完颜和马走日的爱情,只差马的一步,或许他们就天造地设。但现实是,完颜牺牲了。只差这一步,就是完全不同的结局。接着,是马与项的一步。本是相同等级与技能的两个人,马本是救自己,确因为一步救了项,竟然忘了自己。又差这马的一步,或许马与项的人生轨迹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最后这一步,差在哪里呢?差在马的处事风格,或许这是他的主角光环。那样一个年代,是个随波逐流的年代。截然不同的人生价值观,违反了整个年代,你说还有的活吗?

看电影如果搞成揣摩圣意,那就太无趣了。一部电影,如果以让观众看不懂,或者责备观众没有仔细品味为荣,那它一定配不上一个好字。不要自以为比观众高明,也不要认为他们在审美上和智识上先天不足。事实上,对于绝大多数电影而言,姜文所认为的被惯坏了的中国电影观众,都凭借本能表现出了应有的判断力。对于一些人所共知的烂片,尽管观众贡献了票房,但没有给它好评;而对于《一步之遥》这样具有争议性的影片,如果再以"你没看懂"来堵观众的嘴,只能说明导演底气不足,或是固有的精英心态在作祟。

     姜文,你是厉害。为什么你这么勇敢,敢这么违背这些年电影的黄金指标。是你真的敢,敢抽离一切,只专心自己的人生价值观?还是,你知道你以前的作品,带不来差的票房,才敢这么干?

事实上,我的看法是,《一步之遥》未必有那么多深意。如果有,那也只是姜文把自己肚子里的东西,随意、混乱地拼贴在一起,这一点不高明,也并无新意。他就像个心急的小孩,恨不得把自己口袋里的所有玩具都拿出来,以换得小伙伴们艳羡和崇拜的眼神。丝毫不懂留白的后果就是十里洋场的风情,爱情和生死,变成了一锅东北乱炖,杂乱无章,观众看着这锅乱炖,头顶是典型的姜文式的自得,吃不吃,to be or not to be,还真是个问题。与其说这是姜文的天生骄傲,不如说姜文在偷懒,因为观众或许会惊喜于某种微小的特殊味道,但这味道无法支撑你在两个多小时冗长的观影时间里精神奕奕,心潮澎湃。

     姜文,这一次,你是硬邦邦把钱挣了吗?

而随意拼贴的后果是整部影片没有叙事,当然用叙事不足来批评一部电影并不公平。《让子弹飞》里,姜文用暴力和刻意的幽默感弥补了叙事的不足;《一步之遥》里,过往的绝活都没用上,那只有营造一种荒诞感来说服云里雾里的观众了。在我看来,荒诞感有两种,一种是建立一个全新的,具有足够异域性的世界,这个世界完全超脱于人类日常生活的经验和惯性,我们的直觉和理性都不适用于这个异域,荒诞性由此而来;另一种是,普通的世界里,人仿佛疯癫一般,不按常理出牌,并导出不可思议、违背常理的果,而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思维逻辑和行为发展却都有迹可循,你会皱着眉头对着疯人疯事说what the hell,但你相信它们的真实性和合理性。此种类型荒诞性的营造,《奇爱博士》是个中翘楚。而对《一步之遥》来说,民国年间的上海,花国大选也好,枪毙马走日也罢,并没有超脱于我们今日生活的经验,不够异域,更没有达到极致,所以没有第一种类型的荒诞感。至于第二种荒诞感的建立,杂耍蒙太奇等技法的运用,舞台化的表演方式,姜文和葛优毫无意义的大段对白,作戏的和看戏的,一度让影片具有了形式上的荒诞感,但却缺乏实质。而马走日还不够疯,他甚至有情有义,这削弱了本就不足的荒诞感。至于武六和她妈的那场戏,一系列关于爱与不爱的唧唧歪歪更是将之前营造的荒诞感杀得片甲不留,那也是整部电影中最垮得最厉害的一场戏,我无法想像"没有过四十个男人,你怎么谈喜欢"这样令人作呕的台词怎么会出现在电影中,它让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社交网络上颇为流行的一句话"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

《一步之遥》不是部烂片,但也绝对配不上个好字,富有争议性或许是个客观的评价。这争议性不仅来自电影本身,也来自姜文本人。一直以来,姜文的政治取向为一些自由派人士诟病,他深入骨髓的自恋和自负也让他毁誉参半。但好玩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对他的处女作《阳光灿烂的日子》赞不绝口,认为那是天才般的作品,尽管姜文在其中毫不掩饰对强权的敬畏和迷恋,以及依稀可见的自恋自我,但这并不妨碍人们视它为经典。皆因姜文的自恋也好,对铁血时代的怀念也罢,都没有压倒作品本身的艺术趣味和幽默才华。但在他最近的两部作品里,你开始感受到某种危险的信号,《让子弹飞》里,他已经毫不掩饰地直陈自己带血的价值观;《一步之遥》里,他的自恋则压垮了整部电影,他曾经孩子气的任性和坚持如今不可避免地掺杂了中年人的膨胀。

说到中年人的膨胀,突然想起了《非诚勿扰2》里李香山的那场人生告别会。它似乎是一个隐喻,以王朔、冯小刚为代表的在文艺领域纵横近20年的北京大院子弟们,如今也到了对人生进行归纳总结的时刻。拥有财富和地位,却也失去了青春、激情和火花四溅的灵感,这些曾经反抗权威和教条的非主流青年,如今变成了自己曾经反对和嘲笑的人,他们与自己的青春年少和解,并油然而生一种时不待我的无力感:苍孙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冯小刚早已缴械投降,姜文呢, 这真不好说。

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最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人应该安静的躺在女人怀里,当姜文的观众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