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能充满恶意,梅路艾姆

2019-09-21 作者:最新娱乐   |   浏览(83)

图片 1

人类那一边又慌了!你不是蚁王吗?你站起来啊,你抵抗啊,你一个蚂蚁凭什么善良,你这样显得我们人类好像没有人性一样,我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和你战斗的!你凭什么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王”!

看完135话的那个晚上我一直哭到半夜,中间偶尔缓一缓,然后很快回想起那些画面又忍不住哭起来。是那种揪心的悲痛和难受,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大概对于我来说这段故事是意外的理想化,所以它的结束让我被现实的残忍刺痛了。

直到遇到了小麦,那个一无所有,仅剩军仪的人类。

会长被他这个问题惊到了。人类精心安排的缜密讨伐蚁族计划,目的就是要消灭蚁族,你们蚁族残食人类,十恶不赦!人类是为了正义在战斗啊!

写到这里词穷了。蚂蚁篇太精彩,让我有阵子几乎满脑子都是情节。如今动画完结了,顿时失去了三年来生活中的一大期待……除了王麦,猎人里当然还有太多让人震撼难忘的故事。真希望永不完结。

但绝望般的实力差距,让会长根本打不赢蚁王。看着会长失去一条腿,然后失去一只手,再发动百式之零,从那个原来浑身肌肉的会长战成干瘪瘦弱的老人,让人敬佩。

人类遇到超出常理的事情总会显得无所适从。尤其是在区分邪恶和正义面前。总是自作主张的把自己划分在正义那边。

二、 王和梅路艾姆
“王”这个身份,在蚁族中也就是个符号而已。你碰巧是那个女王集中所有优秀基因、用剩下的全部生命能量生下来的生物,于是你就是王了。本来这样也不错,作为蚁王,有着天下无敌的身体、头脑和能力,又有为你而生、为你存在的三护卫,日子多舒坦。
偏偏这个蚁王要开始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啊。是“自己”,不是“蚁王”。
名字,是一个个体最重要的存在符号。可是尤匹说从来没考虑过这种问题,普夫说王就是独一无二的王不需要名字来和别人区分,彼特说王统一了物种后自己给自己取个名字就好。这都不是他想要的。作为蚁王,当然要以振兴蚁族为己任;而作为自己,他该干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而且三护卫都觉得他不需要知道。
很多人说梅路艾姆无情无义,到生命的最后都还是只想着下棋,辜负了三护卫那么忠心为他的心意。我倒觉得这才符合情理。三护卫忠于他,仅仅因为他是蚁王而已,如果蚁王换成另外一个生物,他们也会一样的效忠他;而小麦爱戴他,是因为他是世间唯一一个能激发出她下棋潜能的梅路艾姆,唯一一个与她跨越时空想出同一个绝招的梅路艾姆,唯一一个会对她温柔相待的梅路艾姆。他只能是梅路艾姆,换成谁都不一样,换成谁都不行啊。
就好像我自己也希望我身边的人爱我,是因为我是我,不是因为我是他们的什么人。我希望我爸妈爱我是因为我是一个值得爱的人,而不是仅仅因为我是他们女儿他们总得爱一爱吧。前者才是我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以后存在的意义,后者只是我与生俱来自己没得选别人也没得选的牵扯。
如同最开始所说的,对人类生存最有利的价值观是尊重每个个体的价值和意义,所以人性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认识到其他人的独一无二、不可替代。懂得了这一点后的梅路艾姆变成了一个最温柔的王。从前他觉得人类弱小又无用,在他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不值一提。可是当看见棋艺上全面压制他的小麦在恶鸟面前不堪一击时,他竟感叹起了生命的脆弱,在那之后他没有再杀过任何一个人。若说蚁族残忍,我却觉得那是因为他们不懂。王和护卫们展示出怪物般的力量时,其实都才刚出生不久。没有人教过他们啊,他们怎么懂什么叫珍惜什么叫同情呢。人类的小孩难道不是这样?他们虐杀人类,其实和人类小孩虐杀小动物是一样的心理啊(不过别说是小孩了,长大后依然如此残忍的也大有人在)。所以相比起来,反而幻影旅团才是真正的残忍,因为他们会为窝金的死而流泪,他们完全懂得同伴对于身边的人的重要性,完全懂得失去同伴的痛苦,却还是以杀人为乐。在某种程度上,蚁王确实比人类更有人性。王不想和会长战斗,只想好好谈谈两族和平共处的方式。他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朕已经懂得了力量应该是为了什么而使用……是为了保护弱小但值得生存的人,而不是为了残虐失败者。”
拥有力量,是为了保护别人,而不是满足自己的优越感。多少人能有这般无私的心境?但就是这句话,让会长看到了蚁王将败的未来,“他……在蚁与人之间动摇了。而且他没有意识到,两者是不可能打交道的。”这就是矛盾所在,因为是不同种族,所以蚁王的人性不可能让他被人类接纳,反而还会给他所“背叛”的本族带来灭亡。
我其实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实中,我或许就不会这么置身事外,只会恐惧地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恨不得赶快把蚁族赶尽杀绝吧?但我又认为,今天我们可以以物种为界区分敌我,明天是不是也就可以说着“你肤色跟我不一样你是异类”“你家乡跟我不一样你是异类”“你喜欢的东西跟我不一样你是异类”,理直气壮地抹杀别人?不管蚁王所设想的人蚁共处的方式可不可能实现,人类对待他们的态度,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法西斯”吧。
王的想法让我感觉有点像夜神月,他们都是极度的理想主义者,想要重建一个“合理的新世界”。不同的是夜神月的矛盾在于后来连所有妨碍他维护自己的“秩序”的人都要杀掉,无论他们是否罪有应得。而王希望用力量保护值得生存的弱者,这样的秩序如果真的形成了也会带来矛盾,因为人们不可能在“什么样的人值得生存”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梅路艾姆终究还是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子,抱着公平的、合理的、美好的理想,但在老辣的人类面前也不过是幼童在说梦而已。

但嵌合蚁是一种进化飞快的物种,现在就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对付的程度了,放任他们只会让人类失去统治的地位,而失去地位就如同失去生存的权利。会长判断为必须尽快杀掉他们,这就是单纯的种族战争。

大量人类被蚁族残食,蚂蚁太残暴,泯灭人性。人类痛恨不已,区区蚁族,太欺负人了!

三、 军仪和小麦
我喜欢梅路艾姆和小麦,是因为他们都是极致纯粹的人。很多人对他们的关系会用最常见的说法概括,“小麦的善良感化了曾经残忍的蚁王”,而我觉得并不是。我所认为的善良应该是能够作恶而选择不作恶,小麦却是个除了军仪外没有任何能力的人,她就算想做也根本没有办法做不善良的事。善良不是她的个人选择,也就不应该是她的魅力所在。纯粹,才是她震撼人心的地方。当你看到她全身心都只在军仪上,除此之外无欲无惧,赢了只想再来一局,输了只愿去死,便能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你可以很轻松地杀掉她,但只要你在军仪上赢不了她,她会永远在那个地方站成一块无法逾越的碑,因为她是把自己的生命和灵魂都押在了上面的。
最让人心疼的是,拥有如此力量的小麦却把自己看得那么卑微。双目失明,没有生活能力,她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看作家里的累赘,看作只要输了一盘棋就应该被丢弃的垃圾。“像我这样的人,这么幸福真的可以吗?”棋逢对手就足以让她感动得泪流满面。她的所求如此简单,却又难遇——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她确实太幸福。也是她这样纯粹到极点的人,才能得到同样纯粹的梅路艾姆的惺惺相惜吧。会要求别人在万一自己输棋时杀死自己的小麦,和发现自己低估了小麦以命相搏的决心后断臂谢罪的梅路艾姆。赢棋的唯一愿望是再下一局的小麦,和死前只想听到小麦直呼自己名字的梅路艾姆。认为自己是为了与梅路艾姆下棋中共同赴死这一天而诞生的小麦,和认为自己是为了与小麦心意相通这一刻而诞生的梅路艾姆。这么可爱、这么幸运的两个人。现实中的我们可能永远都无法拥有这样的赤子之心,所以我太羡慕他们。
小麦从小被当作家里的负担对待,梅路艾姆是第一个会保护她、怜惜她、说她很重要的人,那是如父亲一般的存在;而对梅路艾姆来说,小麦是给了他启蒙,让他有了爱、有了依恋的人,如果说女王是给了他生命和名字的母亲,小麦就是为他的存在赋予意义的母亲;这种关系像是亲情。他们在已知死亡不远的情况下,还一刻不耽误地下棋,过程中别无他想,一心思考棋路和破解,这种关系像是友情。梅路艾姆知道自己将死时唯一想见的就是小麦,为此甚至不惜向人下跪,临终前请求小麦一直握着他的手;而小麦所说的“虽然我只是个卑贱的人,但请允许我陪您度过生命最后的时光”据说是古时候日本女子的结婚誓词;这种关系像是爱情。无法找到一种感情来概括他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只能用那两个简单而厚重的字“知己”了吧。我知道你现在所想的和我一样,唯有如何破解眼下的棋招,如何将军而已,此外别无所求。我知道你像我珍惜你一样珍惜我,因为除了你谁也不可能激发出我这么多的潜能,谁也不可能跟我一样想出独绝古今的那一招。我知道你心甘情愿地和我手牵着手赴死,因为黄泉路上我们也想一直一直地下棋,永无止境地下棋,只能是你,一定会是你。

再见,小麦,再见,梅路艾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猫看起来很好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 蚁和人
奇美拉蚁和人类同样是生物,一定有的共同点就是“生存是第一要务”。区别在于,对人类来说,尊重并充分利用、发挥每个个体的价值是“正面的”价值观;而对奇美拉蚁来说,以能力为标准形成森严的层级,让蚁王独自占据种族的顶点才是“正面的”价值观。作为人类来看当然觉得,蚁族这种对处于种族中低级的生物随意抹杀的价值观很残忍,但从大自然的角度来看其实也无可厚非,毕竟这样最有利于他们生存啊。
混入了人性,竟然是他们灭亡的最重要因素,不就说明了这一点吗。
人性是一种温柔的东西。爱,怜悯,尊重,依恋,都是软软的情感。奇美拉蚁的身体几乎是刀枪不入,但是这些软软的人性让他们有了弱点。企鹅博士因为担心女王,才会被王一尾巴甩死;变色龙因为留着人类时的记忆知道企鹅对自己有恩,章鱼因为向往着像奇犽这样信任自己的朋友,才会背叛了自己的种族加入人类阵营;尤匹因为尊重对手,才会放过了他们;彼特因为做出救治小麦这种与之前残虐凯特完全不同的行为,才会逼得小杰愤怒到黑化;更不要说王因为不想伤及小麦,才会和会长单独离开以致于中了蔷薇的毒。说起来女王开始吃人才使得奇美拉蚁的战斗力大幅提升,但也是吃下去的人性让他们灭亡,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把蚁性保留得最完整的大概是普夫,于是他也是死得最绝望的一个,他的存在是为了蚁王,却要看着蚁王毫不犹豫地选择人性那一面……他是目睹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彻底碎裂的,最可怜的生物。
可是如果问梅路艾姆,生命重来一次的话不要有那些人性在心中滋生,他大概也不会愿意吧?它们让生命变得那么活色生香。觉得梅路艾姆最可爱的一次就是108话他蚁性大觉醒,信誓旦旦地想着“再怎么不可思议的能力只要用自己的强大暴力抹杀掉就不值一提”准备杀掉小麦,结果一见到小麦受伤就条件反射地心疼起来,一边说着温柔的话一边在心里震惊地吐槽自己。他从前以杀人为乐的时候,能想到自己会有握着别人血迹斑斑的手看着别人涕泪横流的脸庞慌得不知怎么办好的时候吗?能想到,自己会有在黑暗中一遍又一遍呼唤着某个人的名字,唯恐她会消失的时候吗?
他不再是冷冰冰的符号“王”,他可以对下棋热爱到沉迷,可以有无论如何也想要完成的愿望,可以以“梅路艾姆”的身份深深刻入别人的生命,这些把生活弄得多有意思,谁舍得丢掉啊。人性这种东西虽然软绵绵,却是会使拥有的人上瘾的。“快乐”“价值感”什么的,一旦感受过就不可能戒掉了吧。

蚁王在任何领域都是几乎无敌的存在,不仅仅在武力方面,只要学习几个小时他就能打败那个领域中最强的人类,无论是象棋还是围棋等。直到遇到了玩军仪的小麦,直到死都没能在小麦手中取得一胜。也在和小麦的相处中第一次知道,一直在他眼中如家畜的人类,也是值得尊敬的物种。蚁王开始懂得人性。

蚁王的力量无人能敌,但是敌不过人类的手段高明。

以前看旧版的时候只播到贪婪大陆篇,多年后猎人重制,把后面的蚂蚁篇也做了出来。看完蚂蚁篇就不仅仅是惊叹作者对战斗系统鬼才般的设计,更惊叹于作者对角色、种族关系,甚至人性的刻画。

小麦和蚁王是怎样一种感情呢,是不掺杂任何成分的惺惺相惜,是棋逢对手的相见恨晚,是可以牵手共同度过最后时光的挚友,不需要更多言语。你要下棋,我当你的对手,直到死去。

“小麦,快起来,要下棋了。”王看见小麦,第一次笑了。

力量弱小、无足轻重的人类经常被比喻成蚂蚁。在生物界蚂蚁的地位是何等的低下,生命是何等的轻贱。只需要两个手指都就可以轻易捏死一只蚂蚁,不,是可以捏死好几只。

“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一无所有的小麦和王下军仪就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我想我一定是为了这一刻而诞生的。”王和小麦在此刻都这么认为。

无论看几遍,结局都难受的让人想哭。

“小麦,你在吗” “是,我当然在,哪儿我都不会去的” “小麦,到头来我一局都没赢过你啊” “您在说什么啊,胜负现在才要开始呢” “小麦,你在吗” “是,当然在咯” “我有一点...累了” “最后...你能...叫我的名字吗” “晚安,梅路艾姆”

盲女小麦可以说是整个故事里面力量最弱小的角色,就连一只鸟也能轻而易举攻击到她满身是伤。然而,毫无杀伤力的小麦却是扭转整个故事的核心。

“你们好像怀疑自己听错了,那我就多说几次。”为了知晓小麦的下落,曾经说话从不说两遍的王无论多说几次都可以。 “我所能做的是,就只有一直拜托你而已。”为了知晓小麦的下落,曾经傲视一切的王下跪了。

区区蚂蚁,你凭什么居高临下的对人类说这样的话!为了讨伐你们,人类派出最精良的部队。为了这次战斗,人类付出多大的努力,你一个蚂蚁怎么能懂得,你只是一个蚂蚁,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站在人类的角度,看着嵌合蚁当人类为食物,甚至有些嵌合蚁会虐杀人类,就会恨不得嵌合蚁都死光。但人类对待其他物种不也一直都这样吗,正如里面所说“人类和嵌合蚁并没有什么不同”。人类甚至会对同胞大开杀戒,而嵌合蚁的王诞生后,三护卫的忠诚度甚至是人类远不可及的。

一直很在意自己名字的蚁王被激怒了,他为了名字开始战斗!

而在很多少年漫中主角面对强大的敌人时,常常疯狂挨揍,最后靠强大的“意志”一下就秒了敌人,虽然热血但往往不合理。而猎人中面对强上自己非常多的敌人时,也往往要靠“意志”取胜,但却给出了非常合理的前提,就是几乎要放弃自己的一切,真正的做到“奋不顾身”。(例如酷拉皮卡打败窝金、小杰打败尼飞彼多)

图片 2

中了毒深知自己活不久的蚁王,希望最后的时光和小麦在下军仪中度过。

“你为什么要战斗?”蚁王 梅路艾姆如是说!

全职猎人之前的篇章,我惊叹于作者严谨的战斗系统,“念”的四大行,“念”的六大系,而引申出各种的能力组合,使得对战充满智斗。也一定程度解决了少年漫后期战斗力崩坏的情况,在猎人的世界,能否打赢对方并不仅仅取决于“念”的量,还要靠“念”能力的实际运用,和对对方能力的洞察。

:刚看完的时候有很多想说的,写着写着就词穷了。

面对如此强大的种族,人类高层派出之前最强念能力者——猎人协会会长尼特罗会长和两名职业猎人前往讨伐嵌合蚁。但是就连会长都是无法击败蚁王,甚至连蚁王的防都破不了,人类和嵌合蚁实力的差距就是大到如此的绝望。然而更棘手的是,蚁王遇到小麦后,慢慢开始觉醒的人性。当这种生物拥有人性时,人类就没法单纯的把他们当“野兽”来看待了。

很讽刺的一点是,人类小麦居然被人类拿来当作威胁蚁王的筹码。蚁王在得知自己中毒选择和小麦下棋度过,为了让人类交出小麦变得卑微起来。

讽刺的是没有人性的蚁王,最终输给了人性的恶意,会长通过自杀引爆了蔷薇炸弹,其实就是对应我们现实中的核武器。爆炸威力巨大,温度极高,还伴随着剧毒。而这种能杀死“绝对”蚁王的武器,我们人类居然曾经用来对付人类自己。

在攻击力方面蚁王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对手。迷上下棋的蚁王却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盲女小麦。在蚁王看来,人类这种生物,只要施与足够的恐惧和欲望,没有人不会妥协。最终,蚁王为自己小看眼前这个姑娘自断手臂。

嵌合蚁一种靠吃其他物种然后融合生出拥有那些物种特征的混合生物。嵌合蚁通过吃人类繁衍,获得了强大的后代。强大胜于人类,这毫无疑问会成为一场种族战争。而在种族战争中并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一切只为了族人们生存的权利。、

女王吃下各种生物,孕育出带有蚂蚁基因的怪物,即——嵌合蚁。食物里当然也包括最美味的人类。蚁王 梅路艾姆,吸取女王体内最精华的营养而出生,出生即有王的觉悟和王的力量。

蚁王的诞生预示着“绝对”的诞生,他拥有绝对的力量,在蚂蚁篇出现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打败蚁王的能力。从出生的一刻起他傲视一切,不顾生自己的蚁后,杀掉所有违抗的东西,说话从不说两遍,活生生一个绝对暴君的形象。

蚁王气势汹汹的走到小麦房间,准备杀掉扰乱自己初心(初心就是以暴利统治世界)的小麦,看到受伤的小麦却又心疼起来,责备她为什么不求救,内心戏是吾堂堂蚁王只需要一击就能解决掉她......蚁王一方面对自己总是输掉棋局感到焦虑,一方面又乐在其中!意识到“强大”不仅仅只有暴利。蚁王逐渐懂得了力量应该是为了什么而使用,是为了保护弱小但值得生存的人,而不是为了残虐失败者。

“人类也是有人值得活下去的,看你不像一个只知道打打拳脚的平庸武术家,你的灵魂发着光呢。我无意杀死你,你可以活下去的!”

再一次观看了《全职猎人》嵌合蚁篇,网上关于这个篇章的讨论褒贬不一,《全职猎人》是我很早就开始喜欢的一部漫画,嵌合蚁篇是我最感动的一个章节,刚看完的时候,有特别多的感悟想要分享诉说!但看到有人说这个篇章无趣,看不下去,不够热血,直接跳过.......我想你肯定是没有认真看,嵌合蚁篇剧情可以说是整个漫画的高潮了,无论是故事本身所表达的意义,对人类以及物种之间善与恶的探讨,还是中后期的打斗,都相当精彩。就算是配角也让人印象深刻。

在蚁王眼里,人类是超低等生物,就跟人类饲养的家畜没什么两样,最终只为吃掉他们,没有人会去考虑家畜的感受。人类平时拍死一只苍蝇会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吗?苍蝇之于人,人之于蚁王。

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最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既能充满恶意,梅路艾姆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