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难以回答,要不起的自由

2019-09-17 作者:每日影评   |   浏览(121)

      几年前第一次看汉译片就把它攫进了记忆,最难忘的,除了那只飞翔的小鸟以及撼人心魄的俯冲镜头,更多是鸟孩无言的状态和僵直的眼神,那种无言的沉默,蕴涵着对自由的最深的渴望,令人揪心,使人难忘。虽然有着许多战争残酷的表现,但我仍不愿把这部电影作为反战电影来进行解读,而更愿意把战争看成是对于生命和自由进行戕害的一种势力的代表。甚至紧关鸟孩的牢笼,都是这种势力的帮凶,而鸟孩那种在别人眼里视为病态的沉默就是对这种势力最严厉的谴责和抗议,当鸟孩最后在出人意料地一跳后反问:“怎么了?”更让我们惊觉到这种势力的可怕与反常,意识到在这种势力下年轻心灵以挣扎的方式争取自由的悲壮与震撼。——这个问题问你们难以回答,这部电影,也因此令人难忘。
   当然,影片中同样让人难忘的,还有两个男孩子间那段几近恋情的友情,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使这段友情放射出暖人的光芒。

曾感叹五柳先生“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怅然与释怀,至少他一部分的心迹得于在人世间圆满,现叹息bird man“只有在梦里做一切自己想要做的”把肉身躯体任现世腐烂,《鸟人》中从鸟孩的身上折射出灵魂与躯体的碰撞,现实与梦想的纠缠,现世与回忆的交织,梦一样的真实,可“自由总被雨打风吹去”。
   开片的低沉声音,似乎在不觉察时渐渐变大,低却更沉,夹杂着的警鸣声,是战争的引子?还是伤员的救护?似乎总离不开不详的事情。接着有火车驶过的声音,那急速向前的迷茫,是要开往何处?还是永远开不出那一片迷雾森林,相继而来的虫鸣声,竟然会打乱正在接受着悲惨事件即将上演的观众的心率,是否会唤起你儿时的夏日的记忆?会有的温馨总是那么短暂,最后那一声声的心跳声,强烈的节奏,好像呼之欲出,如本片进入主题,一声声富有张力的感染,使人已不能似平常观赏电影一样,或冷眼于恶人罪有应得,或欣赏于肝肠寸断的儿女情长,见血则挤出颗颗泪珠,见丑则咧出阵阵嘲笑,此刻,被音乐的感染力,带入了电影里主人公的世界。
   心跳的愈加猛烈,愈加躁动,就越怕它跳出胸膛,这如自由一般,片中对自由的追求,那么炽烈,仅仅只求皆在自己心灵那一方净土的自由,也被现实剥夺着,因为自由的代价如心脏一样,释放即毙命,真的只有在超越人世间的地方才得获自己想要的、想爱的、想生活的地方吗?bird man在一次次认清这个现世与自己灵魂格格不入后,死的心愿就一如既往的增浓,鸟孩想像鸟一样飞翔,一样自由的划过天际,但他却也将鸟禁锢在了有条件的自由当中,也许,现世的自由不是他梦中的绝对,艾尔是他为“人”的知己,他在鸟孩的生活却领悟不了鸟孩的心灵,战争的炮火,没有炸走鸟孩的自由追求,却带走了艾尔和鸟。崩溃的一刹那将自己永远锁在了灵魂当中,鸟孩真的是怪胎吗?每个人看到与自己不同的都会视对方为不明物,鸟孩的眼中,谁能说真正的怪胎不是现实的我们呢?他至少还有向往和追求,而麻木的人们在污浊的人间坠落至地狱,他不在乎自己的躯体会承受什么,脱光衣服,灵魂还是属于他,而如今的人们呢?起初的追求在被现实束缚之后就再也不想着追求,真正面临着毁灭的是我们,不是一个鸟孩,他只负责告诉人们,纯洁的东西,还有,再被排挤将会化为混沦。
   影片的镜头寓意,场景寓意,象征寓意,编排寓意,都附着在一起——囚笼。影片让战争的现世与回忆交织的编排本身就有强烈的对比和渗透性,一步步让观众感悟出整部影片的内涵。但最后戏剧性的结尾,宁愿相信这是真的,导演的亮点,不仅亮点,影片也点亮人们的心,多希望这个纯粹哪怕只有一点,永远留存,用一个人的眼睛和心灵,来反衬出社会的压抑和残酷,以小见大的真实,而更加深刻。
   蓝蓝的天空,却最终收回到冰冷的铁窗中,鸟孩在到处是铁栏的疯人院病房中,还一直仰望着遥不可及的被笼住的天空,究竟是鸟孩被笼了起来,还是天被笼了起来?是天被笼了起来?还是现世把天笼了起来?镜头在这一刻多次静止,这样的画面足够人感悟多遍了,艾尔第一次来看鸟孩,准备从病房出去,门却被锁上了,镜头从门上的玻璃铁窗外拍摄,他剧变的神情,慌张的扭打门,显得非常想逃出这个笼一般的病房。笼子不是应该提供安全,避开风险的处所吗?为什么他那么害怕,那么想逃离呢?即使他到了医院的办公室,仍然在笼子里,更大的笼子,不想让任何人出去的笼子。
   夜晚,铁窗的影子射在鸟孩的身上,他就是一只被禁锢的鸟,无论是心灵或是躯体,都受禁锢,有时,那影子射在地板上像一个十字架,鸟孩像基督徒一样躺在十字架的中央,只有死过一回,才会重生吧,追求自由是多么不被世俗承认,只有擦除?
   要嘲笑的去自嘲吧,灵魂,活着、心灵,想着,躯体任他而去吧,没有什么能阻碍执着的炽烈,自由万岁!

  
  总是听到别人推荐《鸟人》这部电影,买了来,闲置在家也已有半年光景,因为遵循一星期只看一部电影的所谓规则,更因为怕审美疲劳,今日终于要一睹芳容了。
 初看片名《birdy》,如果译为《鸟人》或是《鸟孩》我算还能接受,可碟片上居然堂而皇之的印着《焦躁不安》。看完后,我就愈加不能理解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越战反思的电影,与《阿甘正传》一样,都是我喜欢的。AL与鸟孩的结识、交往、分离贯穿影片始终,两人又都同时被应征入伍,再见面时却是在疯人院。终于,鸟孩一直追求的自由在这里实现了,他终于变成了一只鸟,一个常人眼中的不正常体。
 而AL遵循常人的一切,最终成为一个普通的退伍军人。在疯人院里,他一面试图唤醒鸟孩恢复正常,一面又要担心自己被军医师误认为疯了,但在整个过程中,究竟是他在唤醒鸟孩,还是鸟孩在唤醒他的从前呢?正常与不正常,里面的世界与外面的世界,矛盾着,交织着。直到AL紧抱着鸟孩说:“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们都不能适应现在外面的社会,我会一直陪你。”也许这才是导演的最终目的---战争让两个孩子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自我。影片在这一反战的前提下,在更深的层次上表现了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冲突与融合。
 黑色的鸽子服、模型小飞机、翅膀滑翔机、对金丝雀的呵护`````鸟孩对自由的渴望达到了极至,连对女色的本能欲望都不能阻止。总忘不了,鸟孩赤裸着蹲在床头,望向铁窗外的画面,那眼神是天使,是无邪,是梦想。
 值得一提的是,在影片中有一段鸟孩幻想自己变成小鸟在天空中飞翔的镜头,拍得惟妙惟肖,导演对人性的刻画是细腻的,每个镜头都是那么的抓人,那么的引人深思。但其中有一个场景:AL与鸟孩为了赚钱,帮一胖子抓狗卖钱,当血腥的屠宰场鲜血淋淋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打了胖子,放走了狗们。在看时我一直在想,这个场景的用意何在,与其他场景相比,它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只有到整部电影看完,我才明白,那时的社会不就正如那屠宰场吗?而鸟孩们就是那些狗们任人宰割。
 影片结尾处是,鸟人翩然的一跃,紧随着AL撕心裂肺的大叫,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之后镜头拉下,鸟孩却稳稳地蹲在离他仅一米高的平台上微笑。这时我仿佛感觉被导演戏谑了一番,又突然顿悟,最完美的故事都必须由死亡终结吗?应该不是吧?世上的那么多鸟孩都死了,导演却舍不得让他也象征性地死一回,如果他就此死去,不觉得是多么的平庸吗?在这里我要衷心感谢导演以及后期的剪辑师们。
 另外,碟片有两处没有中文配音,而那两处正好是所谓的黄色的部分,是配音员不愿意?我不敢妄自菲薄,如果是,那还真是荒谬。呵呵,但愿是碟片版本的问题。

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每日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难以回答,要不起的自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