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太无聊了,简单地复仇与复杂地活着

2019-09-17 作者:每日影评   |   浏览(131)

感觉黑豹整部电影,如果要撇开所谓的黑人文化与政治正确的话,剩下的就是一个简单的小故事:一个想要整个瓦坎达为自己向世界复仇的反派与一个想着所谓正义抱负而复杂地活着的正派。

前天陪小郭去看复联3,小郭说让我好好珍惜他,他很有可能猝死在电影院。导致我整场电影都看得有些提心吊胆。

从最近“八万八”的《紫罗兰永恒花园》再到前段时间的《宝石之国》,看剧俨然成为了我们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看完电影以后,没有什么伟光正的超级英雄情怀,反而对目前小生活有了更多的感悟。那个只想着向世界简单复仇的反派,多么像是时不时幻想未来,轻狂一切的自己啊,做着简简单单,甚至不合时宜的梦。而那个为了正义而复杂活着的正派,则更像是像生活妥协的平常小日子:他明白反派的选择甚至向往着反派一些生活理念,但是一些生活家人,友情的负担又使得正派不能简单地生活,他必要不断向生活妥协,甚至向敌人妥协,向大反派妥协,最后发起孤身一人的战役。

看完后我问小郭,灭霸在敲那个响指的时候,有把自己给排除在外么。

回忆《宝石之国》除了美出地球的钻石和帅炸宇宙的南极石,令我念念不忘的,还有那支咋咋呼呼的“敦煌乐队”——月人。

但是看似复杂地生活,孤身一人的战役在最后往往会获得贵人相助,不论是超级英雄还是普通人都如电影那样,在复杂地生活,妥协地生活的同时,往往能得到那些小美好与小机遇吧。对比来看,作为简单的复仇发起者反派看似潇洒自如,甚至一呼百应,却到了最后只能孤军奋战。

小郭开玩笑说他也许写了行代码,自己不用受这个规则限制。

月人出场    “您的好友敦煌乐队已上线并且开启了巡演模式”    图:《宝石之国》  

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往往都过得很孤独吧,复杂地生活也许才能让我们负重前行,获得成长。

但是不是还存在一种情况,就是他敲那个响指的时候,自己也可能会不分贫穷贵贱地化作尘土。

他们诡异却优雅,让我在畏惧的同时,感受到其独特的吸引力。月人并不是特殊的例外,仔细想想,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我们总是很容易就把目光投向了反派。

简单的复仇不好吗?对不起,我选择复杂地活着。

他所做的一切,其实和自己毫无关系。

看着小丑女,心上仿佛中了一枪  图:《自杀小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曲则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经过严(sui)谨(yi)的分析,我得出了以下几个原因:

作为一个反派,灭霸魅力十足简直无法质疑。他信奉让宇宙平衡的法则,用最爱献祭了灵魂宝石,他一直在为自己坚信的正义而奋斗着。

颜值高,能力强

洛基堪称最著名的迷人反派了  图:《雷神》

没错,就是这么的肤浅却有说服力。

颜值即正义”在现实生活中或许还有待考量,但是在大多数影视作品中,好看的外形加上成功的角色塑造已经是足够吸引人的点。

甚至在一些剧情不那么重要的剧里,颜值直接影响了人们对于角色的喜爱程度。

真人版《灰姑娘》中的后妈  图:《灰姑娘》  

在能力上,大多数反派其实都与正派旗鼓相当,有的甚至还要“魔高一丈”。崇拜强者也是大多数人很容易产生的心理,反派最后的落败大多也不是因为能力不足,他们常常是因为大意轻敌或者干脆就是“导演让你死,你不得不死”

图:《哈利波特》

但是,主角同样也是有着高颜值高能力,而且他们还往往善良正义勇敢。为什么还是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反派呢?

一部分原因大概是反派角色往往更加神秘,相比于需要不停出现来支撑剧情走明线的主角,反派角色更加来去自由。他们的行动大多不会完全展现在观众眼前,而是透过主角视角展现的一些零碎细节来暗示伏笔,直到最后可能才会揭晓。

而对于那些不能被掌握的事物,人们常常会有更大的兴趣。

小丑的疤痕一直宛若一个谜团,电影中对于疤痕的来源有两个解释,反而使他的过去更加扑朔迷离  图:《蝙蝠侠:黑暗骑士》

而另一部分原因大概就是,主角善良正义勇敢......

说得更简单一点,就是因为身份认同感。

相对其他只知道杀戮、破坏、血腥的反派,他有一套完整的世界观和超强的执行力,甚至推动着人去思考:在资源相对有限的宇宙,怎么才能做到平衡。

身份认同感

如果抛开反派的十恶不赦,他们似乎更像普通人。

正义的角色固然多种多样,很多作品也都尽力避免角色的脸谱化。但尤其是在年代更久一些的影视剧中,主角有着大多数人难以拥有的光环。一开始的他们或许弱小,但经过各种各样的偶然,都会一步步走向最终的胜利。

他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即使被打倒了也会很快站起来。我们当然会敬佩他们,但是我们很难与他们产生共鸣。

更有一些作品,主角的智商情商全程双双下线,直到最后一刻才幡然醒悟打败反派。这样的设定反而让观众有了厌烦的心理,转而对反派有了好感。

「一」

鲜明的个性特征和强大的世界观 

因为没有“正义”的束缚,反派角色的性格塑造在选择上就是正派角色的两倍。哪怕有些主角会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毛病,但是反派却可以在这一点上走到极致。

正因如此,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追求自己的“目标”。而潇洒自由、无所顾忌的生活大概也是我们内心深处所渴望的。因而有时候被我们自身道德压制下来的一些“破坏因素”就释放在了对于反派的喜爱上。

偶尔,这些反派还会有一些“反差萌”可以戳到我们。

偶尔吐槽  图:《狮子王》

突然善良

可能会有点小自恋  图:《美女与野兽》真人版

时不时还会唱段戏

撩妹也是不在话下  图:《沉默的羔羊》  

这种突如其来的反差,让我们看到了他们更为复杂真实的一面,会有好感也不意外了。

而在这些突如其来的“小反差”之外,打动我们的还有他们无懈可击的世界观。

大部分的反派角色都有一个坚定而执着的信念,有着一套他们自己的三观。

《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小丑大概是很多人心中最佳的反派。而他的中心,便是混乱。

小丑曾狂笑着说自己就是一条追着汽车跑的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干嘛  图:《蝙蝠侠:黑暗骑士》  

混乱的公正,无序的秩序。

 Why so serious?

他一直将这一点执行得很好,没有章法地作恶。甚至于他的动机都比不上其他反派的“高尚”——为了家庭或者为了孩子,也并不是毫无选择被迫走上行恶的道路。

是他选择去成为坏人,仿佛一个有着最单纯目的的孩子,仅仅因为有趣,因为想要知道,这所谓的“正义”到底可以有多么不堪一击。就像小丑说的:“我会让你看到,当危急时刻降临,这些文明人士,将会互相残杀。

因此才会有监狱中这样的对话:

“你为什么想要杀我?”

“杀你?我从来没想过。是你让我更加完整。”

对于他们来讲,你就是个怪物。和我一样  图:《蝙蝠侠:黑暗骑士》

“没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小丑想要看到的,是代表“正义”的蝙蝠侠的堕落。

 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但是谁没办法打败他的世界观。

然而,正派的世界观却更简单:爱与和平。

正是因为这样的信条正派更容易被反派牵着鼻子走,反而显得没有目标与信仰。

如果要把反派分几个等级,灭霸绝对是属于最高级的那一类反派。

经历

图:《吸血鬼日记》

或许有人会把这叫作“洗白”。

而我更愿意把它理解成,随着剧情的推进,创作者开始一层层剥开人物的外壳,将他们更为复杂的内核展现出来——是什么造成了今日的他们,在他们内心最深处到底还有哪些情感。

于是我们慢慢明白了他们的选择,理解了他们的举动,看到了那个疯狂的皮囊下孤独固执的他们。

另一方面,我们也逐渐转换了自己一直以来“主角”的视角,转而去以反派的视角去看世界。就像曾经很火的“灰姑娘的后母其实是一位好母亲”的论证一样。

当我们以不一样的立场去看待事物,往往就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不可一世的华妃却是为数不多真正爱着皇帝的人  图:《甄嬛传》  

就像《安德的游戏》中的台词一样:

“当我真正了解了他们……”

“你也就爱上了他们。”

实际上,在影视剧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也看到了越来越多不一样的角色。主角不一定仅仅只是“真善美”,反派更不是一味地做坏事。也有越来越多的剧,我们再难以去分辨正派与反派。 

《权力的游戏》中每个家族都有他们的粉丝  

也有很多剧对于曾经的经典做出了自己的解读与改变。

新版睡美人:《沉睡魔咒》中对于经典的改编  

图:《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  

《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中,白雪最后说:“关在城堡时,我读了很多书。我读了很多王子救公主的故事。结局该变变了。”

最低级的反派往往坏得莫名其妙,没有什么个人特色,为了坏而坏,作者给到的坏的原因也往往就是一个关键词。

让那些“反派”成为主角

图:《教父》

还有的,会在最后出其不意地发生反转。比如斯内普教授:

图:《哈利·波特》

哪怕是超级英雄,都开始变得有血有肉起来。

图:《死侍》

从这些反派中,逐渐也衍生出了一种新的英雄——“反英雄”。

反英雄并不代表着反派,反而会和周星驰作品中的一些角色有点像——都是一些不典型非常规的英雄主义者,他们有可能没什么伟大的目标,还有很多小缺点,但是却也有着英雄气质。

在一个场景中他们或许是英雄,在另一个场景中就成了恶人  图:《自杀小队》  

我们喜欢这些反派,除了我们心中都存在着一个对权威的“解构主义”以外,大概还因为我们内心深处想要成为英雄的欲望。哪怕也会做一些错事,偶尔嫉妒一下别人,但还是坚信着自己是一个好人。

可是,当不完美的我们面对完美的“真善美”时,就会感到不真实的善良,久而久之就有了距离感。

但慢慢的,我们在一些反派角色或暴躁或懦弱的脾气下,看到了一丝善良,在那些反英雄或乖张或懒散的性格中,看到了他们对正义的坚持,所以我们看到了自己身上或许可以被称为“英雄”的那一丝可能性。

就像尼采说的那句“上帝死了”一样,“英雄主义”慢慢死去,我们开始寻找这之外的意义。

于是这份有点中二的想法走出了英雄主义的影子,转而被寄托在了一些反派身上,寄托在了那些反英雄身上

所以,讲了那么多,在所有的反派角色中,你们最中意的,是哪一位

低级反派的行为里没有自己,他只是作者的一张扑克牌,需要在正派前进路上绊一脚时突然出现。

《银河护卫队》里的罗南就坏得如此扁平,世仇让他做一切的坏事,但仅仅是停留在一个简单但注解上「哦,原来这么坏是因为世仇呀」。

观者都懒得去恨他——只记得他被星爵尬舞至死的瞬间。

「二」

再高级一点的反派开始拥有自己的个性,坏的背后是有故事的。情节推动的过程中,反派呈现出的人性也是多面的:不是全然的恨,也不是全然的爱,在反派之前,他们先是一个拥有复杂情绪的人。

这样的反派不再是一个执行关键词的机器。

《美队3》里的泽莫,就是一个这样有血有肉的反派。

他同样也是为了仇恨在行动,但是关于他的仇恨,有着完整的注解。

他的家人本身就住在遥远的郊区,灾难本该离他们那么遥远。可是他的家被正义的复仇者联盟变成了废墟,家人变成了废墟下的亡魂。

就像那位拦住钢铁侠的黑人妇女一样,复仇者联盟都在执行正义的过程中,让无辜的平民痛失挚爱。这对于他们来说,公平吗?

图片 2

泽莫觉得不公,从道义上看,无人支持他去跟超级英雄争斗;从力量上看,他无法战胜任何一个超级英雄。然而,他并没有放弃——在灾难降临时,联盟一致对外、牢不可破;而在和平之中,阴暗处的裂痕缓慢滋生,可以瓦解一个最有力量的联盟。

若论造成的破坏,他可能远不如奥创这一类反派。可在自己的复仇世界里,他做得很完满。

图片 3

之所以觉得他还不是最高级的反派,是因为推动他的所做的一切都是恨。这就注定了他本身就是一出悲剧,悲剧中的他无法拥有更完整广阔的世界。

痛苦限定了他作为一个反派的发展道路,造成的破坏也是局部的。

「三」

最高级反派有一套完整的坏人三观,甚至某些地方听起来很有道理。

他很多的时候不像一个反派,更像跟世界上一些传统的规则对抗的斗士。当所有人都在为爱恨别离搞个大事情的时候,他思考了更高一个层级的问题:权力、秩序、规则、平衡。

就像灭霸一样,灭霸的人格也很完整。

他拥有爱,深爱自己的养女卡摩拉;他拥有信义,只要按他的规则交换,他不屑于杀戮;他还有科学家的精神,为什么需要一半的生灵消失——

这并不是他拍脑袋想出来的,是他见证了泰坦星在生命超额后的毁灭,也是他在卡摩拉母星试验出了让一半的生命消失,真的可以重新让一个星球繁盛起来。

图片 4

他思考的问题是真实而存在的,因为宇宙资源总是有限,生命却一直在增加。

复仇者联盟一直在为了正义而战斗,但是他们却很少去思考这个层面的问题。他们解决的是破坏、血腥和杀戮这些显性地、可以立即造成损伤的问题。而关于战争之后,和平之中的物种怎么繁衍、怎么发展得更为幸福,不在他们的框架之内。

当然在更为理想的世界里面,灭霸应该是坐下来跟超级英雄们谈谈更有效的可持续发展路径。不过在复联3里,他坚信自己的方法是对的。

至于敲完响指后会不会影响到各类物种的生育率,以及以后是不是需要灭霸经常敲响指,那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作为一个不为名利、不求权力的反派,他只是想要整个世界在秩序中更为稳定幸福地运转下去。

为此,他失去了自己的一切,也并未获得任何正派人物的理解。

孤独的他,真是个有意思的反派。

图片 5

迪娅的思索,什么都可以聊一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绾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每日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主角太无聊了,简单地复仇与复杂地活着

关键词: